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學校管理

談適應時代發展的學校德育工作管理

來源:合肥市職工大學   發布時間:2013年6月28日  瀏覽次數:2535

    在悄無聲息中,年級組已經取代教研組,成為學校內部管理的支柱機構。要論及學校變革,最為徹底的可能就是年級組管理模式的粉墨登場了。在十年前,學校辦學規模普遍偏小,一個年級有五到六個班就已經算是超級規模的學校了,那時的年級組還只是一個模糊的概念,仍然是教研組以學校支柱機構而存在。可是,在規模擴張的同時,年級組以不可抵擋之勢,在學校管理中取教研組而代之。人們當時并沒有過多地追問教研組管理模式存在哪些弊端,年級組管理模式具有哪些優點,為什么需要年級組取代教研組成為學校內部的支柱機構;當時也沒有任何政策法規或者管理制度來認可與推廣年級組管理,可年級組管理仍然以燎原之勢得到推廣與普及。十年以來,對年級組管理,我們聽到太多的恭維與贊同;如今,在學校管理者心目中,年級組管理更多的是以公理的形式,而不是因為有合理的原因而存在。可事實上,年級組管理能為我們帶來什么呢,已經為我們帶來了什么呢?
    曾經有校長到貴州某中學考查,該中學在介紹學校管理經驗時,把年級組管理模式當作學校的金字招牌予以推廣。學校作為獨立高中,把高一、高二與高三分為三個年級組,每個年級組在教師使用、業務管理上均享有相對獨立的權利,甚至在資金使用上都具有一定的自主權。學校教導主任、德育主任分別兼任年級組長,甚至可以倒過來說,是學校年級組長分別兼任學校教導主任與德育主任。據學校管理者介紹,這樣一種“分而治之”的管理模式,使得學校管理非常有序。由于年級組長的管理幅度較小,對教師業務的規范與監督、對教師的評價與調動的力度都大了許多,學校的管理決策也可以通過年級組迅速落實,學校通知開會的速度比以前快了兩三倍。總之,在他們看來,年級組管理尤如給學校管理插上了“雙冀”:既有利于學校管理上情下達,又有利于學校管理下情上達。對年級組管理,遠不只是這所學校如此歡迎,對絕大多數學校管理者來說,都認為這是目前難得的適合學校內部管理的模式。
    與以前的教研組管理相比,說年級組管理極大地提高了學校管理效率,恐怕沒有多少學校管理者予以反對。從年級組管理的優勢來看,主要體現在以下三個方面:
    其一,年級組管理屬于任務型管理模式,有利于學校管理任務的落實。年級組在學校并不是固定的組織,它隨著學校教學任務的變化而不斷重組,隨著學校教學任務的完成而完結;它的存在本身就不是永恒的,它沒有永恒的宗旨,但卻有著非常明確的組織目標:提高當前年級的教育教學業績。既然年級組管理的目標是唯一的,那么年級組管理的標準也就是唯一的,就是凡是有利于年級組教學業績提高的行動,就是年級組應該采納的。可是,在教研組管理模式下,教研組不但要提高當下的教學業績,還要考慮教研組的長遠發展;教研組管理標準既要照顧到學校管理決策,還要照顧到組內的專業標準。所以,兩者相比,不管在完成學校教學任務,還是服從與落實學校管理決策,年級組的管理效率比教研組都要略勝一籌。
    其二,年級組管理屬于同質型管理模式,有利于學校管理決策的規范與統一。在傳統的觀念中,學校管理的功能就是規范與統一教師的教育教學行為;但是,為了追求管理的有效性與針對性,就必須為“規范與統一”尋找到依據。在教研組管理模式下,規范與統一的依據是同一學科;在年級組管理模式下,規范與統一的依據是同一年級。同一學科是基于教師個人的能力與專業而定的,對教師教育教學行為的規范與統一,是基于教師個人自治與專業自律而存在的;同一年級是基于同樣的學生水平與教學任務而定的,對教師教育教學行為的規范與統一,是基于統一的教育策略與教育環境而存在的。相者相比,年級組的依據明顯更有利于學校管理的統一與規范,學校對教師教育教學行為的引導與監督也更具針對性。
    其三,年級組是“行政性質”的管理機構,有利于行政權威的樹立與落實。校長究竟是管理專家還是教學專家,經過這么多年的討論也沒有得出一個公認的結果,但就這個討論的話題我們就可以分辨出,學校中至少存在兩種權威體系,一是行政管理的權威體系,一是教學專業的權威體系。按照這樣一種權威體系的劃分,不難發現,教研組是以教學專業為標準,按照教學專業權威體系而形成的專業管理組織;年級組是以行政區劃(年級)為標準,按照行政管理權威體系而形成的行政管理組織。在教研組管理模式下,學校中遵奉的權威是專業權威,教師討論教育教學的原則是以教學專業為標準,但教學專業標準本身就難以統一;與此相應,年級組遵奉的權威是行政管理的等級體系,教師開展教育教學行為的原則以學校管理決策與教學規章制度為標準,這自然回避了教研組管理在標準上的缺失,更容易增加學校管理決策與教學規章制度的執行力。所以,年級組管理既有利于學校管理者權也有利于學校管理決策的落實。
    年級組管理模式的確有利于學校管理效率的提高,但學校是教育教學專業機構,而不是行政管理機構。對學校長遠發展來說,不但要提高學校的管理效率,更重要的是,還要通過學校管理效率的提高,來促進學校教學效率的提升。既然學校是專業機構而非行政機構,那么衡量學校管理的優劣,并不是看學校管理效率有多高,而是看學校教學效率有多高。在專業機構中,管理效率只是一種手段,教學效率才是學校管理的最終目的。
    從九十年代中后期以來,年級組管理模式在各地得到大力推廣;但與此相應的是,自九十年代中后期以來,我國涌現的名師卻越來越少,名校長卻越來越多,這就讓我們想到呂型偉先生曾講過的一段話來:“誰都明白,一些學校所以辦出成績,一定有一位好校長在領導,這是能起決定作用的人。我還說過,一個學校如果辦好了,而且出了一些有名的教師,但校長倒不出名,那肯定是有一位非常謙虛不圖名利的好校長的掌舵;反過來,如果這所學校校長名氣很大而沒有一個有名的教師,這個名校長可能要打個問號,也許是他把功勞都記在自己本本上了,當然這也不是絕對的。”其實,并不真是校長與教師在搶功勞,而是看這所學校,看當時的教育體制是提倡學校的管理效率呢,還是在提倡學校的教學效率。如果只是提倡高效的學校管理,自然校長就更有可能成為名校長;如果提倡高效的教育教學,自然教師就更有可能成為名教師。
    回顧近十年來的年級組管理,的確為學校管理的科學化與有序化做出了不小的貢獻,甚至可以說,年級組管理將學校原本存在的“科層管理模式”,推進到了更高的層次,推進到了更細的組織之中。走進這些學校,給我們的印象是井然有序,學校內部政令暢通,令行禁止。但是,學校多了“服”氣,卻少了文人的“牛”氣;學校多了謙遜甚至是畏縮的風氣,卻少了讀書人的“傲”氣。再看學校管理團隊在學校中的經歷,幾乎是清一色從普通教師到班主任,再從班主任過度到年級組長,再從年級組長過度到教導主任或者德育主任,然后再躍升為“學校領導”。從學校管理團隊的經歷我們不難發現,如果要在學校取得大于他人的成就,不但要搞好自己的教育教學,更重要的是在行政管理上取得先機。因為是年級組長,而不是教研組長有著更大的升遷可能。
    其實,當我們將教研組管理轉化為年級組管理時,遠不只是管理體制的變化,而是學校管理文化的變化,是學校辦學理念的轉變。在教研組管理體制下,學校管理者相信學校發展依賴的是教學專業水平的提升;但在年級組管理體制下,學校管理者將學校發展更多地依賴于學校管理效率的提高。前者相信專業文化是學校的主導文化,而后者相信管理文化是學校的主導文化。在專業文化體制下,教師們以討論專業問題為已任,教師們以取得專業成績為榮,在專業上取得教學業績與研究成果的教師,成為大家羨慕的對象。在管理文化體制下,教師們發現討論專業問題顯得那么的不合時令,備課組長與教研組長在學校中承擔著更多的專業職責,但他們并不具備與此相應的決策權利與影響力,他們更多時候是學校專業發展的花瓶,而不是學校發展的支柱。當教師看見自己學科的帶頭人只是以花瓶而非支柱的形式在學校生存與發展時,理性的他們很自然地將關注的重點轉向了學校管理。因為大家在學校管理上的努力,更容易導向成功的終點。但是,當教師們把更多的時間與精力花在學校管理上時,毫無疑問,學校管理效率必然大大提高,可是在一個教育教學的專業機構,當喪失了專業進取心,喪失了教育教學效率時,大大提高的管理效率又能夠為我們帶來什么呢?
    學校作為教育教學的專業機構,在學校中提倡專業文化對教師群體來說,有著正向的激勵功能,有利于教師將更多的時間、精力與智慧配置到教學專業上去;如果在學校中提倡管理文化,卻容易產生負向的激勵功能,使得更多教師將更多的時間、精力與智慧配置到學校管理上來。由于學校的發展目標是提高教育教學效率,提高學校管理效率只是達到這個目標的手段,如果教師們都熱衷于學校管理,這就難免教師之間在“手段”上產生沖突與競爭,從而降低學校的教學效率。記得大家在批判韋伯的科層管理模式時,常常講到,在科層管理模式下,員工容易把他們對規章制度的遵守當作組織目的,而不是追求組織真正的目的。在此,也不無擔心的說,今天學校管理把管理效率的提高當作學校目的,也是對學校辦學目的的誤讀,因為如果教學效率沒有提高,管理效率再高也不具有實際價值。本文的目的,并不是要取消年級組而回到教研組的年代,而是想年級組與教研組都應該各就各位,視自己的功能而尋找恰當的定位;也不是要放棄管理效率而追求教學效率,而是關注管理效率的提高如何去提升教學效率的提高,因為后者才是學校的根本目的。

 

 

來源:網絡

518彩票 平乐县 | 福贡县 | 逊克县 | 邛崃市 | 公主岭市 | 香港 | 榕江县 | 鄯善县 | 镇安县 | 内江市 | 苍梧县 | 罗定市 | 阿荣旗 | 布拖县 | 衡山县 | 静海县 | 吉林市 | 双鸭山市 | 昌都县 | 崇州市 | 若羌县 | 浙江省 | 古蔺县 | 加查县 | 彭阳县 | 长阳 | 宁津县 | 新邵县 | 京山县 | 石首市 | 林州市 | 高淳县 | 延安市 | 资溪县 | 剑川县 | 东明县 | 尼木县 | 台安县 | 大悟县 | 定日县 | 西贡区 | 晋州市 | 紫云 | 宜阳县 | 泉州市 | 兴安盟 | 新竹县 | 万山特区 | 汪清县 | 西贡区 | 界首市 | 南木林县 | 中山市 | 固阳县 | 平阴县 | 西林县 | 龙里县 | 汕头市 | 泾阳县 | 台北县 | 福安市 | 永仁县 | 万山特区 | 玛沁县 | 峨山 | 乳山市 | 始兴县 | 榆社县 | 大悟县 | 金沙县 | 藁城市 | 太湖县 | 兴安县 | 双牌县 | 南江县 | 策勒县 | 渭源县 | 个旧市 | 成都市 | 绥宁县 | 泰顺县 | 延川县 | 郸城县 | 东丰县 | 东安县 | 大港区 | 新郑市 | 南溪县 | 绥德县 | 呼图壁县 | 镇康县 | 贵南县 | 米易县 | 洪湖市 | 高淳县 | 壶关县 | 郸城县 | 什邡市 | 仙居县 | 麻阳 | 内丘县 | 黎平县 | 鄱阳县 | 台江县 | 海淀区 | 珲春市 | 江达县 | 彰化县 | 平泉县 | 高淳县 | 临江市 | 汾阳市 | 都安 | 鹿邑县 | 扬中市 | 鄂托克前旗 | 井冈山市 | 昌乐县 | 台东县 | 屏山县 | 和顺县 | 沂南县 | 凌云县 | 昌宁县 | 银川市 | 陆良县 | 古蔺县 | 越西县 | 彭州市 | 泗阳县 | 太保市 | 晴隆县 | 彭州市 | 扎赉特旗 | 安岳县 | 磴口县 | 封丘县 | 桑日县 | 莎车县 | 双鸭山市 | 滨州市 | 龙里县 | 黄龙县 | 清涧县 | 申扎县 | 营山县 | 周口市 | 府谷县 | 哈巴河县 | 武平县 | 杭锦旗 | 苗栗县 | 峡江县 | 阿拉善左旗 | 兴业县 | 四平市 | 日土县 | 阿巴嘎旗 | 西华县 | 永善县 | 布尔津县 | 裕民县 | 乌兰县 | 永寿县 | 城步 | 光泽县 | 农安县 | 察哈 | 武陟县 | 乌拉特前旗 | 屯门区 | 庆元县 | 万山特区 | 扎鲁特旗 | 遂溪县 | 新营市 | 北票市 | 栾川县 | 安仁县 | 康马县 | 白河县 | 新龙县 | 陆河县 | 新邵县 | 郓城县 | 阿拉善左旗 | 扎鲁特旗 | 贵定县 | 济阳县 | 垣曲县 | 衡阳县 | 塔城市 | 廉江市 | 仁化县 | 阆中市 | 正宁县 | 井陉县 | 石河子市 | 清原 | 香格里拉县 | 崇礼县 | 马公市 | 甘谷县 | 汨罗市 | 新沂市 | 定日县 | 安阳市 | 工布江达县 | 资中县 | 大兴区 | 中牟县 | 蓬溪县 | 扎囊县 | 温宿县 | 张家口市 | 福安市 | 专栏 | 额敏县 | 土默特左旗 | 确山县 | 九江市 | 读书 | 海口市 | 凉城县 | 壶关县 | 安多县 | 项城市 | 奈曼旗 | 县级市 | 永泰县 | 望谟县 | 克东县 | 汨罗市 | 凌云县 | 尼木县 | 台南县 | 吕梁市 | 大同市 | 上蔡县 | 于田县 | 宁津县 | 泗水县 | 邯郸县 | 兴安盟 | 广昌县 | 柳林县 | 镇平县 | 杂多县 | 肇东市 | 沙河市 | 政和县 |